?
?

聯系我們

領航國際保險經紀有限公司

咨詢熱線: 400-696-5156

郵箱:[email protected]

企業QQ

無單放貨起紛爭

發表時間:2014-02-13

無單放貨起紛爭 (一)

19984月,中國某原材料公司(下稱原材料公司)與汕頭某公司(下稱汕頭公司)簽訂了一份代理進口脂肪醇的協議,約定原材料公司代理汕頭公司進口脂肪醇并向賣方開具信用證。同年58日,原材料公司與日本某公司簽訂一份購買脂肪醇的國際貨物買賣合同,并開具了90天遠期信用證,約定的價格術語是CFR。期間,原材料公司要求修改信用證,修改的內容并未涉及提單。同年65日,原材料公司通過銀行收到全套正本提單,并議付了信用證項下的全部貨款97萬美金。780噸貨物從日本運抵中國南方某港口后,521汕頭公司憑該司自行出具的保函,通過港口某外輪代理公司將貨物提走。汕頭公司未向原材料公司支付貨款及代理費。

原材料公司支付了信用證項下的貨款,持正本提單卻提不到貨,也未從汕頭公司收到貨款,遂于19991月以提單侵權賠償為由將該票貨物的承運人日本某船運公司(下稱日本船公司)、船船所有人巴拿馬某海運公司及港口某外輪代理公司推上了被告席,要求三被告連帶賠償中國輕工貨款損失97萬美金及其利息損失。

承運人巴拿馬海運公司和日本船公司共同辯稱,承運人是應發貨人日本某公司的指示無單放貨給汕頭公司的。原材料公司只是汕頭公司的進口代理,不是貨物的真正買方,原材料公司對涉案貨物不具有所有權,也不是海上貨物運輸的關系方,不承擔因海上貨物運輸給付不能的后果,不具備本案訴訟主體資格。由于貨物已經被汕頭公司提取,原材料公司持有的提單已經喪失了物權憑證的效力。外代公司辯稱,他們只是承運人的港口代理,按照承運人的指示將貨物放給汕頭公司,沒有責任和過錯。

庭審中,發貨人日本某公司經辦此單貿易的職員出庭作證稱,該公司是在收到原材料公司要求勿需憑正本提單放貨給汕頭公司的傳真指示后,才通知承運人無單放貨給汕頭公司的。但原材料公司否認曾向日本某公司發出過該傳真。

(二)

案經廣州海事法院審理認為,本案是一宗涉外無正本提單放貨糾紛,由于貨物抵達目的港時,原材料公司和日本某公司還在協商修改信用證,而在信用證修改期間,信用證所要求的單證(包括提單在內)都應該在賣方日本某公司手中,貨物的所有權也就屬于日本某公司。承運人是根據發貨人日本某公司的指示放貨給汕頭公司的,且在交付貨物的過程中,三被告都沒有過錯,不應承擔侵權賠償責任。在提單持有人日本某公司指示承運人放貨后,該提單在日本某公司手中已不具有物權憑證的功能,原材料公司后來通過信用證關系所取得的提單喪失了物權憑證的效力。原材料公司依據已經喪失了物權憑證效力的提單向三被告提出侵權之訴,要求三被告承擔侵權賠償責任的主張,沒有依據,應予駁回。廣州海事法院根據《民法通則》的有關規定,判決駁回原材料公司對三被告的全部訴訟請求,并判令原材料公司承擔本案訴訟費。

(三)

原材料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慕名找到在海事海商法律領域頗有建樹的深圳中安律師事務所潘翔律師,委托其擔任訴訟代理人,上訴至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潘翔律師代表原材料公司提出如下上訴意見:原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請求二審法院依法改判。依據的事實和理由是:作為承運人的巴拿馬某公司及日本船公司有義務收回正本提單。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商法》第71條的規定,提單作為一種物權憑證,它賦予提單持有人占有貨物的權利,承運人的責任是把提單項下的貨物交付給提單持有人并且收回正本提單。憑正本提單放貨是承運人的法定義務。三方被上訴人沒有將正本提單從日本某公司收回,沒有憑正本提單交付貨物,就必須對其無正本提單放貨的過錯所造成的損害后果承擔賠償責任。原材料公司支付了對價才取得正本提單,不僅是正本提單的合法持有人,同時也是該提單項下的貨物所有權人。汕頭公司取得該貨物所有權是非法轉移,并沒有改變原材料公司合法持有正本提單的物權憑證的功能。原材料公司是提單的合法持有人,其合法權益應該受到保護。外輪代理公司明知無單放貨的代理行為違法,還實施該違法行為,應負連帶責任。鑒于三方被上訴人對原材料公司的貨物所有權構成了共同侵權,根據《海商法》和《民法通則》的規定,應對中國輕工的損失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三方被上訴人則辯稱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請求二審法院維持原判。

(四)

根據雙方當事人的主張和調查的情況,二審法院認為,本案屬于提單侵權糾紛,侵權行為地發生在中國港口,因此中國法院對本案有管轄權且應適用中國法律。被上訴人日本船公司簽發的是不記名指示提單,依照該類提單性質應由日本某公司(托運人)指示收貨人。而原材料公司通過與日本某公司簽訂貨物買賣合同及該合同約定的信用證的開立、承兌而成為該提單的合法持有人。作為貨物承運人的巴拿馬某海運公司以及日本船公司指示外代公司不憑正本提單放貨的行為,已經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商法》第71條的規定:提單是指用以證明海上貨物運輸合同和貨物已經由承運人接受或者裝船,以及承運人保證據以交付貨物的單證。提單中載明的向記名人交付貨物,或者按照指示人的指示交付貨物,或者向提單持有人交付貨物的條款,構成承運人據以交付貨物的保證。原材料公司有向承運人及其代理人請求提取提單項下貨物的權利,承運人及其代理人負有憑正本提單交付貨物的義務。原材料公司的貨物損失,與承運人未憑正本提單放貨有因果關系。巴拿馬某海運公司和日本船公司應對原材料公司的全部貨款損失承擔賠償責任。原材料公司可以依據提單向承運人主張運輸合同債權,也可以以其持有正本提單提不到貨物為由提起侵權之訴。本案中原材料公司選擇侵權為訴由,符合法律規定。外代公司作為日本船公司在港口的代理人,其只是按照委托人的指示放行貨物,主觀上沒有侵占他人財產的故意,行為上也不構成過失,所以外代公司無須承擔損害賠償責任。原材料公司對巴拿馬某海運公司和日本船公司的上訴有理,應予支持。

20016月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予以改判,判決船舶所有人巴拿馬某海運公司和日本船公司向原材料公司連帶賠償97萬美元貨款及其利息,并承擔本案一、二審訴訟費;駁回原材料公司對外代公司的訴訟請求。

 

 【免責聲明】本文來源為互聯網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無船承運投保平臺無關。無船承運投保平臺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特此聲明 !

?
内蒙古新11选5胆拖